2020-06-04
提棍横扫黑袍老人的后脑
昨日“金龟朝北斗”前的一场厮杀尤为惨烈,“太虚凌霄阁”“广渡圆止”四字辈的“止”字辈三百多位弟子,就只有止念,止观和止欲三人活了下来,其余被突然从土地中窜出的大量地狱三头犬所偷袭,惨死当场,可谓后续精英丧尽。魔界“厉牛宫”宫主伞子瞳,和“天狗宫”宫主聂布禅,双人大战来援的华山“气宗剑派”九大长老,九人七死二伤,撤退途中,大长老董天川重伤不治,仅余七长老“寒江钓叟”虞奉佐一人独活,而他握剑的右臂也在此役之中,被伞子瞳“贲赤角”斩断,变成独臂残废。也幸亏太虚凌霄上人的第六个徒弟广渡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御剑来救,孤身挡住了伞子瞳和聂布禅二人,这才没让这处的正门之士尽覆于此。然而撤退途中,黄山“云谷寺”枯木禅师和“净土宗”达祥法师,及六个徒弟为了能够挡住追兵留下殿后,至今生死不详。赶来助阵的“五行门”师徒更惨,刚一赶来参战,全派六十三人不到半个时辰全军覆没于九华山十王峰旁,上下灭绝。钟道临和玄机子听完众人的叙述,直觉得头皮发麻,无不相顾骇然,他们连魔界的人都没怎么见到就死了一大半,那天柱峰上主战场的凶险程度可以想象了。钟道临想起前日在客店碰到的那个魔界之人,所说的“凌霄阁”苦苦相逼之事,虽然只是听个大概,但意思好像是正道之人跟魔界有什么协议似的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魔界为何会突然围攻‘凌霄阁’呢?”说着,将路上碰到魔界之人的事情慢慢讲了出来。那个叫止念的青年道士闻声点头道:“魔人攻来的时候,也是大喊着让我们交出什么宝典和神女,接着五师叔祖就从外界急匆匆的赶回,说是如今魔界第一重天顿开,四处都出现了魔界之人,有的城镇甚至被屠戮一空,二位道兄能够遇上,也并不稀奇!”就在这时,从西南角突然传来一声暴喝。刺目的红光层层翻卷而起,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爆响声,几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赶忙从地上站起,提着兵刃跟随钟道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赶去。钟道临和玄机子在前,十几个“凌霄阁”弟子护卫着提着黑弓的铁战,穿过嶙峋的石柱群,就见远处山脚银芒陡闪,气浪涌动,上百个提剑的道士正在两个大和尚的带领下包围一群牛身妖兽,外围不断有新的妖兽加入,正战得难解难分。钟道临一马当先,看到领头的那个大和尚似乎受了伤,脚步已经变得虚浮,仍自怒喝着挥舞手中铁棍,短木剑立即脱手挥出,朝牛身妖兽聚集的地方斩去,只听见“劈劈啪啪”的筋骨断裂声接连响起,三头丈余高的牛妖惨嘶着被短木剑解体,血肉溅得到处都是。“唧嘎!”漫天盘旋的羊首妖鸟发现了此处暴露着的人群,怪叫着接连俯冲下来,血红肉翅来回摆动间扇起了呼啸的狂风,几个提剑道士尚未反应过来,就被妖鸟锋利的爪子撕碎,更有的被提到高空解体分食,不消多时上百个道士已经死伤过半,现场惨不忍睹,到处是撕碎的尸身和残缺的四肢,血腥气冲天。铁战手中的黑弓这时候发挥了作用,条条黑色闪电漫天散射,不断射杀着俯冲下来的妖鸟,被射中的妖鸟惨叫着如下雨般的落下,鸟尸落得到处都是。突然,从石林中凌空飞出一个棺材,冒着黄色浓烟朝圈中的铁战撞来,十几个护卫着铁战的道士大吃一惊,赶忙舞剑挡在那棺材的前面。止念和止观二人更是提剑猛刺,可是剑尖尚未接触到棺材,就惨叫着抛剑软倒在地,双手不停抓着自己的喉咙,惨叫中眼珠从眼眶中顿时爆出,全身七窍流血,躺在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动了。这些刚才还和钟道临二人有说有笑的同道之人就在一瞬间死绝,不由得让两人既悲且怒,双目尽赤,现在甚至连“止”字辈的最后三人也没能逃脱魔掌,从此往后,“太虚凌霄阁”“广渡圆止”四字辈只剩下了上三辈,派中传续香火的“止”字辈弟子就此灭绝。“这烟雾有毒!”离铁战最近的玄机子看到止观、止念和那些道士临死的模样骇然大喝,一把拉开了正在射箭的铁战,取出三道纸符朝飞来的棺材射去,“砰!”的一声爆响,棺材板突然弹开,浓烟覆盖着的地方,花草顿时枯萎,二十几个吸入毒烟的道士撒剑软倒,眼耳口鼻都渗出了黑血,相继殒命。正在这时,从棺材中猛地窜出一个身材瘦长的黑袍老者,白发随风飞舞,脸上毫无血色,惨白一片,看着玄机子的目光发出了诡异的碧绿光芒,不停的桀桀怪笑,忽然伸出一对瘦若无骨的爪子朝他抓来。爪子未到,一股浓郁的香气直钻进玄机子的鼻孔。玄机子闻到这股香味就知道大事不好,骇然往后急退,还没走出三步就觉得头晕脑胀,舌头发痒,跟喝醉酒似的摇摇摆摆,猛地往后摔翻,还没落地就被黑袍老人一爪刺入前胸,喷血跌飞倒地。这几下兔跃鹰击谁都没有反应过来,钟道临正在用念力控制短木剑飞斩杀敌,猛然听到背后一声惨叫,回头就见到了跌翻在地的玄机子,胸前殷红一片,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,吓得赶忙召回凌空飞舞的短木剑,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猛刺正要下杀手的黑袍老人。“砰”的一声,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黑袍老人空手劈到了钟道临的短木剑尖上, 精选三肖3码公开发出了一声不似金属交击的沉闷响声, 今晚三肖三码资料紧接着老者挥出衣袍,猛然拂向钟道临的面门,黄色烟雾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,钟道临遇到了和玄机子相同的遭遇,立刻感到头晕脑胀,明白面前这老人全身是毒,就算是封闭了呼吸,还是会从皮肤渗入了进来。钟道临大吃一惊之下来不及后退,就那么的连人带剑朝着黑袍老者射去,打算趁着还能行动的时候和对方同归于尽。黑袍老人发出了一声惊咦,对眼前青年中毒后居然还能行动大惑不解,猛地一掌拍向钟道临的头顶,身体居然离地而起,凌空踢腿翻了个圈,正好躲过钟道临刺向他胸口的一剑。钟道临被一掌击中头颅,疼得龇牙咧嘴,两眼顿时金星乱冒,忽然眼前一黑朝前栽去,“哇”的喷出一口鲜血翻倒在地,没想到连敌人一招都过不了,可是头脑晕晕沉沉的感觉,却随着吐出的一口鲜血消失的无影无踪,大喜下双手按地朝前窜去,就借着这一按的力量平行的飞出去丈远,恰好躲过黑袍老人踹向他咽喉的一脚。先前那领头的和尚见到此处危急,大吼一声奔来,提棍横扫黑袍老人的后脑,来个围魏救赵,钟道临趁此机会一翻而起,右手两指一点地上的短木剑,猛朝黑袍老人飞刺而去。老者不屑地冷哼一声,似乎对那大和尚扫来的一棍根本不在意,只是对钟道临毫无中毒的样子感到疑惑不解。自己练的“黑尸毒爪”剧毒无比,取得尸体中的阴毒,加上天下八十一种至毒之物炼成,别说是人,就算是一头牛沾上一点都会立时毙命,而面前此子明明已经被自己一袖扫中,居然像个没事儿人一样,心中不免惊讶。眼看大和尚一棍就要扫中黑袍老者的后脑,老人突然从场中消失,再见的时候却到了大和尚的背后。钟道临眼看追向黑袍老人的一剑就要刺中大和尚,赶忙收回,那和尚也是大吃一惊,听到背后风声突起,猛地回头一棍扫去,扫中的却是老者的虚影,正要提棍再次挥出,耳中就听到“咔嚓”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,感到脖子上一紧,便横死当场。黑袍老者单手扭碎了大和尚的脖子,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随手抛了出去。另一位大和尚见到自己同伴惨死,悲呼一声,手中铁棍轮圆了一扫,几个扑上的牛身妖兽立刻被扫的骨断筋折,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收拾掉挡路的牛身妖兽,大和尚虎吼一声朝黑袍老者扑去,也不管对方抓向自己胸口的一爪,铁棍猛扫向黑袍老者的肋骨。一旁放箭的铁战顾不得射杀满天扑来的妖鸟,一把黑弓平射向黑袍老人,几道黑光在大和尚铁棍挥出的同时急速射去,黑袍老者冷笑一声,碧绿的双眸发出了阴狠的光芒,直射向面前的大和尚,身子与此同时凭空消失,再见的时候,又一次变换到了大和尚身后,连旁边正在给玄机子治伤的钟道临,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移动的。“噗!”大和尚见到了黑袍老人的目光就呆了一呆,就这一楞的瞬间自己胸口突然伸来了一个血淋淋的爪子,又猛然的收了回去,只感到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,铁棍撒手抛飞,狂喷鲜血朝前倒去,扑地不动了。钟道临骇然惊呼,顾不得再给玄机子逼毒,如果再给黑袍老者杀掉铁战,自己二人也必死无疑,赶忙提起陷入昏迷的玄机子身体朝后扔去,对铁战大喝道:“快带小玄走,我来挡他!”说罢,舞动飞剑朝黑袍老者冲去,招招不离对方的要害,全是一派同归于尽的招数。铁战接过玄机子的身体,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跟那个黑袍老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的,留下也是白搭,赶忙把黑弓背到肩上,抱起玄机子就飞身朝山下奔去,越跑越远。几十个活下来的道士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,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出现才一会儿的功夫,“云谷寺”的两个高僧就殒命当场。己方人马只要进到黑袍老者的三丈距离立时就会中毒倒毙,除了一个没见过的青年还能苦苦抵挡之外,自己这些人根本就帮不上忙,只得在外围排成剑阵,抵御着潮水般涌来的妖兽。钟道临又要攻击敌人,还要时时防备着从天空中不断俯冲下抓的妖鸟,眨眼的功夫就被黑袍老者抓中了几次,肩头和胸口都留下了几道血印,不停地朝外渗着鲜血,把衣服染红了一片,幸好他怕铁战尚未走远,招招以命搏命,全不顾自身死活,这才靠着一股狠劲把黑袍老者抵挡住,可是这样也快撑不住了,暗中不住叫苦。蓦地,山上传来一声清啸,转瞬间啸声已经到了山坡,一股雄浑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老祖别来无恙,古逸诚有礼了!”黑袍老者闻声全身一震,撤招朝后飞退,冷冷看着凌空掠来的一人,从背后拽出了一个金黄色的钢刺,显然对来者不敢掉以轻心,连几十年未曾染尘的成名兵刃“破魂毒刺”都亮了出来。黑袍老者自号“南海老祖”,一身功夫已臻化境,用幼童尸体修炼的毒功尤其著名,生性心狠手辣,平生杀人无数,早在百年前就被正道高人联手追杀,负伤后从此遁迹三界,不知所踪,随着魔族的出现,这些百年隐遁的四海凶邪也都纷纷出世。钟道临在黑袍老者退走的同时浑身一松,这才发觉腿肚微微颤抖着,差点要瘫软到地,抬头看着来人,惊奇的发觉正是先前踩着扇子超过二人、先至九华山的那个俊俏青年。只见古逸诚手舞折扇,似慢实快的飘然跃入场中,对钟道临微笑道:“小弟赶来救援,途中来不及和兄台打招呼,尚请见谅!”说罢躬身一礼,下扑的那些妖鸟尚未接触到他的身体就莫名其妙的纷纷解体,化为血粉。一旁的钟道临看得骇然心惊,没想到此人光单单是无形的护体真气就强到如此境界,赶忙抱拳施礼道:“在下钟道临见过古兄!”一声冷哼传来,南海老祖打断了二人的谈话,不屑地说道:“你这小子还没死吗?”原来古逸诚看起来是个青年,其实早逾百岁,手中折扇名为“降岳”,能从中唤出高峰大山,威力绝伦,此人一直以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终日云游四方,直至接到“凌霄阁”的求援令才现踪赶来,师承和出身一直以来都是个谜。古逸诚闻声轻笑道:“区区在下怎敢先老祖而去,百年前南疆一战尚未分出胜负,如今因缘际会正好了断当年的一段尘缘,岂不妙哉?”钟道临从话中听出二人不但认识,而且似乎还有一段没能解开的仇怨,就听南海老祖道:“如此甚好,那就--”南海老祖尚未说完就闪身攻出,手中钢刺却是朝钟道临点来,古逸诚冷哼一声,一把折扇猛然挥出,上下飞舞,直斩向对方的咽喉而去。三人都是提功戒备着,钟道临在南海老祖钢刺点来的瞬间,就祭出了短木剑,同时朝后飞退,遥控着短木剑朝南海老祖刺去,古逸诚也不敢歇着,道道白光离扇而出,接连斩向南海老祖的周围,四周顿时气浪飞卷,劲气腾空,连一旁攻向一群道士剑阵的牛身妖兽都被道道白光斩得血肉模糊。钟道临右手一扬,短木剑“嗖”的一声飞到半空,幻化出一个不断跳跃的黄色光剑,“劈劈啪啪”作响,蕴藏着万木之灵的短木剑突然一分为二,二化为四,又再次的分成无数条黄色剑芒,漫天浮空盘旋飞斩着。“令御神剑,遥指凡尘,剑魄道魂,湮灭万象,疾!”钟道临狂吼一声,漫天盘旋的无数飞剑随着他的秘咒忽然悬停在空中,变成如无数条璀璨金光不停闪烁,猛然从内部暴刺出无数黄芒,流星般的金芒剑雨疾风骤雨般向八方飞卷,数也数不清的金芒光剑冰雹般砸下又重新腾空而起,一股股的金色光剑形成了一阵狂风,直卷向漫天扑下的妖鸟。高空惨嘶连连,金色光剑形成的龙卷风绞肉般的凌空斩碎了无数妖鸟的肉身,带着漫天的肉块和飞溅的鲜血,朝下界的南海老祖猛涌而去。狂风怒啸,剑浪滔天,数也数不清的金芒雨带着呼啸的暴风,直刺南海老祖周身三丈的空间,连古逸诚也一古脑的卷了进去。南海老祖大吃一惊,万没想到招式不怎么样的钟道临,居然有如此高深的法力道行,骇然朝后飞遁,就趁他这么一滞的间歇破绽,古逸诚一声轻喝,左手瞬间变掌为指,一指点中了他的左肩,手中折扇猛抛上天,折扇飞舞着盘旋而上,越变越大,白芒陡闪,其中的山川景色突然间离扇而出,幻化出了一座石头山,朝后退的南海老祖狠砸了下去。南海老祖被古逸诚指力戳中了肩胛骨,疼得闷哼一声,手中的钢刺在他朝后逃遁的时候就已经舞成了一面刃墙,金芒剑雨卷来和钢刺刚一碰撞上就发出“啪啪”的爆响,狂暴的气浪累及身后,穿过钢刺形成的刃墙,瞬间撕碎了南海老祖的一身黑袍,带着飞溅的血珠四散飞舞。空中石头山压来,南海老祖厉吼一声,知道现在生死存于一线,猛地一咬牙,咬碎小半截舌头,张嘴喷出一股黑血逼退了攻来的古逸诚,紧接着身体如炮弹般窜起,一头撞向了压下来的石头山。“砰!”的一声爆响,石头山被他布于头顶的护体真气震成两半裂开,石块轰然朝四处怒砸开来。南海老祖受此一击,浑身如受雷击,眼耳口鼻同时渗出了丝丝鲜血,再也抵御不了如浪般涌来的剑气,狂嘶一声朝后方急速射去。钟道临和古逸诚同时受到了气机感应,分别从左右猛扑南海老祖而去。

  中新网5月16日电 北京时间15日晚,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(ATP)官方宣布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影响,ATP巡回赛停摆期将延长至7月31日。

  原标题:科拓生物闯关创业板:经营独立性存疑 蒙牛依赖症难解 来源:时代周报

,,香港六合九龙心水高手论坛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