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6-04
举剑朝天大吼道:“敢摔老子
两人一鹰尚未冲破黑压压一片妖鸟组成的“黑云层”,就见从群群妖鸟中不停激射出道道黑色光箭,射穿妖鸟身体的同时,带着股股飞溅的血肉朝二人飞来,兵器法宝交击的声音越发响了起来,“叮叮”的脆响和“轰隆隆”的轰鸣连成一片。漫天箭雨袭来,雷鹰被几道光箭射中,“嘎嘎”的惨叫不止,金羽乱飞,雷鹰背上的钟道临和玄机子各挥木剑,不断将周围扑来的妖鸟扫得骨裂筋折,肉块四散,血肉飞溅。“我等前来助阵,共抵邪魔妖人!”钟道临边挥剑边大声吼叫,骑着雷鹰不断朝下猛冲,明白现在九华山已经乱成一团,敌我不分,赶忙大声报出来意,免得误伤到自己人。两只怪叫着扑来的妖鸟,被他一剑斩断蝙蝠般的肉翅,血雾喷出,惨嘶着朝下跌去,可是妖鸟太多了,两只才死,无数的妖鸟便晃动着肉翅,“吱喳”怪叫着瞬间扑上,一对尖锐的爪子直朝两人头颅抓去,杀也杀不完。钟道临的喊叫果然起了作用,那些黑色光箭不再朝雷鹰射来,而是满天散射着铺天盖地的獠牙妖鸟,成片成片的妖鸟被射得鲜血狂喷,惨叫着下雨似的跌落,雷鹰压力顿时一缓,清鸣着朝妖鸟压了下去,两支赤红色鹰爪撕裂着身旁妖鸟的同时,也离地面越来越近。蓦地,从下界突然急速飞来一道长长铁链,狠狠的抽到了头下脚上的雷鹰腹部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五雷神鹰被铁链抽得惨嘶一声,再也控制不住身形,翻滚着朝下跌飞。钟道临和玄机子同时被雷鹰从背上甩了出去,打横着凌空跌飞,吓得在空中手舞足蹈,尖叫连连,衣服被风吹得发出声响,不受力地朝下栽去,耳旁满是呼啸灌入的风声。“咔嚓嚓!”的脆响传来,两人几乎是同时惨哼出声,接连喷出一口口鲜血,猛地撞断了无数条大树的斜伸枝干,狠狠地砸到了地上,跌了个七荤八素。也幸亏下面就是茂密的林地和松软的泥土,两人虽然被枝条刮得满身伤口,可也正是这一阻挡,才没把二人给活生生摔死,闹出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大笑话。可是就是这样,也把钟道临和玄机子摔得骨骼欲裂,两眼发黑,一个劲儿地在地上抽搐呻吟着,脸色惨白一片。“嘎!”五雷神鹰也被暗中偷袭它的人惹毛了,刚一跌翻到了地上,就重新振翅腾空而起,冲出了头顶黑压压涌动着的“妖鸟云”,在高空稳住身形厉鸣一声,立时大头连点,召唤出了道道闪电,不断朝下界劈来。隆隆的雷声传来,亮晶晶的闪电雨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,被雷电碰到的妖鸟死前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就那么的被劈成燃烧着的焦尸,摔成了肉粉。雷鹰灵力用完也不休息,怒鸣着就朝身下的妖鸟群俯冲抓去,它当鹰王的时候何曾被如此欺负过,刚才被铁链扫中就激起了它的凶性,嘴啄爪撕,巨翅乱扫,大开杀戒,瞬间撕碎了一群妖鸟,无数的肉块鲜血和惨嘶着的妖鸟下雨一样的跌落,在滔滔恨意的不断聚集下,五雷神鹰终于发威。“啊!”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,惊起了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二人。举目望去,只见远处密林外,一个身穿青衫的持剑中年人,被一只妖鸟趁他离开林木的刹那,用尖锐的双爪给凌空提了起来。那中年人吓得连连用手中宝剑,劈砍着头顶的獠牙妖鸟,还没等挣脱这只妖鸟的束缚,就被旁边一只妖鸟凌空掠来,在错身而过的刹那光景一爪子拧掉了他的脑袋,鲜血从脖子上的大洞狂喷而出,那人立刻宝剑抛飞,惨死当场,无头的尸体瞬间被天空密集的妖鸟撕碎分食,惨不忍睹。“青师兄!”密林中传来一声悲呼,本是雄浑的声音却颤抖着,忽然这声音变成了怒喝,从密林中紧接着射出了漫天箭雨,箭像是着了火似的朝头顶密聚的妖鸟射去,霎时间血雾乱舞,骨肉四溅,立时射死了一大片,数也数不清的妖鸟嘶鸣着不断倒栽而下,落入密林之中。钟道临心里想道,那肯定是一处正道人士聚集的地方,射箭的可能就是先前把他们俩也当成敌人的那人,可能怕妖鸟太多才藏于茂密的林内,想到这里强打起精神,忍住胸腹之间的疼痛,踹了地上半卧着的玄机子一脚,大骂道:“还不起来,知道禽鸟最爱吃躺着不动的腐尸吗?快走!”说罢,捡起刚才掉落的短木剑,也不管地上哼哼唧唧的玄机子,明白在这处密林妖鸟无法轻易地下来,也就放心的朝方才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。玄机子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站起,咬着牙弯腰四处翻找,终于被他从落叶堆后找到了自己的千年桃木剑,捂着臀部咧开大嘴,脸上被树枝划出了道道血痕,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青紫处处,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摸起来疼痛无比。玄机子这时候已经被气糊涂了,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明白刚才是被人偷袭了, 精选三肖3码公开只不过不知道对方是谁,只得把仇报到头顶盘旋的妖鸟身上。想到这里,不由得看了看头顶黑压压成片的妖鸟,越想越气,伸手入怀抓出了一大把黄色符纸,用桃木剑猛地穿起,举剑朝天大吼道:“敢摔老子,去你妈的!乾坤无极,阴阳煞气,九阴幽火,湮灭天地,疾!”一等他咒语方毕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千年桃木剑跟拔瓶盖似的从他手中忽然飞出,穿过密林直刺天空,在千年桃木剑上穿着的一串纸符猛地燃烧起来,整把桃木剑变成了一条在空中自动旋转飞舞的喷火剑。青绿色的巨大火焰从桃木剑上不停的喷出,在燃烧着桃木剑的同时,也喷出了条条火龙,接连扫向四周密密麻麻的妖鸟,妖鸟被青绿色火焰一着身,就猛地通体烧了起来,瞬间劈啪脆响着爆成肉粉,漫天飞落。“糟了!”玄机子看到漫天跌落的着火血块才醒过来,这处是密林,一旦着火还不把自己给火葬了?吓得他赶忙抱头朝钟道临追去。那把桃木剑是收不回来了,他用的是极其霸道的“九幽阴火咒”,用的“器引”正是桃木,这火一旦着起来连水都浇不灭,吓得他赶忙朝钟道临跑去,要提醒他一同逃跑。钟道临刚穿过一处密林,就见到十七八个穿道袍的青年人正聚拢在一起,这时候差不多跟血人似地浑身浴血,一个粗壮的中年汉子手持黑色大弓,正不停拉动弓弦朝天空放箭,手中却没有箭矢,弓弦震动间射出的都是黑色的光箭,显然并不是凡间普通的弓。其余人正围着青年打转,不停用手中的长剑刺劈着从林木间隙攻来的各种妖兽,有跟猩猩似的三尾妖猴,有野猪般的长牙兽,还有些三头黑犬,不断从地下冒出身形朝这些人偷袭。也不知道这些妖兽是从何而来,地上堆满了各类尸体,连着肉块的骨头滴落的鲜血到处流淌,连树木都染红了一片,血腥气冲天,活像一个屠宰场。“在下峨眉天道门弟子钟道临,特来九华山助阵!”钟道临大喝着表明身分,提剑朝场中窜去,一式御剑诀的“三莲绽朵”转瞬间从手中爆发,跟他最初时所用此招不同。在他悟破“祭符”一层的含义后,这招与其说是剑法,不如说是咒法来的实际,只见他手中的短木剑通体一亮,突然间化为一道黄芒,紧接着一分为三,新闻资讯凌空盘旋飞斩,惨吼声接连响起,无数挡在他身前的妖兽,转眼间被三道黄光扫地血雾腾空,肉块飞溅,死伤惨重。钟道临手中的短木剑本就是由“万木之灵”凝聚而成,他虽然不能够凌空驭剑,但用灵力控制木精之灵却是轻松平常,手到擒来,虽然是同样一招“三莲绽朵”,但威力增加的却不止是一点,可见当初醉道人所说的剑招和法力配合的重要性。本已疲惫不堪的场上众人,见有这么一个威猛的生力军加入,顿时都提起了精神,见到钟道临只用一招就扫平了挡在身前的大群妖兽,无不大声叫好,士气大振。“好剑法!”那个射箭的中年大汉瞧向钟道临的双眼猛地一亮,大声赞道:“哈哈哈,果然英雄出少年,而且是侠肝义胆,兄台门派来了多少助阵之士?”“来了一半!”钟道临也不觉得不好意思,心想我们天道门就两个人,为了不打击这些人士气,说是来了一半也不能算撒谎,顾不得和这些人寒暄,两手运指连点,又不停在身前虚抓,劲气横卷,遥遥控制着三道黄芒上下舞动,不停屠杀着四周涌来的妖兽。妖兽临死的凄厉惨叫声和喷出的股股血雾,以及飞溅的肉块让本是平静的山林渐渐蒙上了一层肃杀之气。“临哥,不好啦!”玄机子急匆匆的从钟道临背后的树林跑出,见到一帮全身染血的人先是一楞,接着焦急地喊道:“快跑,着火了!”众人闻声朝后望去,果然见到远处密林升起了浓烟,隐隐有火光透出,在这样的密林中一旦燃起一个火苗,势必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蔓延到整个森林。那中年大汉好像是这群人的首领,见此地不宜久留立刻挥臂狂喝道:“大伙退下,到罗汉墩暂避!”说罢,拉弓平射,几十道黑光在电光石火间从大弓中迸出,“咔嚓嚓”枝干折断的脆响夹杂着妖兽临死的惨吼连成一片,西北方的树林被他这一弓之威开出了一条大道,看得一旁玄机子暗暗咋舌。大汉提着黑弓大吼着领头开路,钟道临和玄机子随着一群穿道袍的青年紧跟而上,不断躲避着冰雹般俯冲而下的妖鸟。妖鸟见这些人出了林子,怪啸着舞动肉翅,夹杂着呼啸的狂风接连扑下,一伙人边跑,边防备着身旁不断扑出的妖兽和扑落的妖鸟,慢慢地跑到了一处石林密集的地方,再往前就是笔直的山峰了,只见山顶云雾缭绕,白云如浪,正是九华山有名的“莲峰云海”。众人找了一个山岩遮顶的所在停下休息,那大汉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体力消耗,显然也累得不轻,喘着粗气,朝钟道临二人一抱拳说道:“在下‘万兽山庄’铁战,不自量力来此略尽绵薄之力,有幸结识两位兄弟,还请多多指教!”二人赶忙还礼,连呼不敢,都对这个酷似伏虎和尚的爽快大汉充满了好感,玄机子随即和那十六个道士相互介绍一遍,才知道铁战也是三天前接到“凌霄阁”发出的求援令赶来助阵的。玄机子江湖门路较熟悉,知道这万兽山庄跟僧道两家都颇为亲近,没什么门户之见,庄主“狮王”铁炎烈近七十才开始按道家养生法门修炼,间或和一些僧人谈论些佛门玄功,从此金盆洗手,舍去了江湖上的名声和恩恩怨怨,既不是佛道两家直系弟子,也不属于江湖人物。听到铁战说到失散的大哥和父亲,他忍不住惊讶道:“敢问铁大哥跟铁老庄主怎么称呼?我二人在路上耽搁了几日,这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否详细告知?”铁战点了点头,将黑色大弓朝身旁随手一放,解开衣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,露出了汗涔涔的胸膛,坐倒在地以求彻底休息,众人也都学他四散坐开,这处妖鸟从天空看不到,也没什么妖物攻来,可以说比较安全。只听他悲叹道:“家父正是万兽山庄庄主,讳名铁炎烈,几日来跟随家父一同来援的在下两位兄长、三个弟弟还有一众师兄弟全被打散了,我跟青师兄昨晚在树林遇到了这些被妖兽围攻的道长,战至方才青师兄惨死,‘凌霄阁’也折损了不少人手,事情就是这样了!”说到青师兄惨死的时候,大汉露出了悲戚愤怒的表情,一张脸憋得通红,显然是亲眼目睹一起学艺的师兄就这么的悲惨死去,令他难过无比。钟道临见铁战似乎隐隐成了这些人的头目,而且好像对九华山的地形十分熟悉,皱眉道:“铁大哥和‘凌霄阁’可有交情?知不知道天柱峰上如今怎样了?”铁战闻声苦笑道:“我自幼跟爹常来九华山拜见广尘子他老人家,对此处还算熟悉,至于天柱峰就别提了,失散前听我爹说,这次好像是魔界的妖魔鬼怪从什么地方逃出来了,还领来了久未现身的八荒凶邪,漫山遍野的都是稀奇古怪的妖魔,‘太虚凌霄阁’的弟子,用法力在七连峰设置的北斗七星阵都被魔界大军给冲垮了,下面还是些妖兽作乱,虽然为数众多却成不了什么气候,真正的高手都在峰顶斗法呢,你来我往的斗了十几日了,在下这点本事连上都上不去,唉!”说罢叹了一口气,暗怪自己没什么本事,帮不上大忙。铁战口中的广尘子是太虚凌霄上人收的第七个徒弟,也有两百多岁了,道法高深,剑术精妙,是正道少数高手之一,至于铁战所讲的七连峰并不是一个山峰名字,而是神女峰、翠微峰、天柱峰、美女峰、真人峰、抱子峰和十王峰这七个高峰,其中以海拔四百多丈的十王峰为最。此七峰在地理上正巧是对照天空中北斗七星的排列,暗含天然星阵,二百多年前,太虚凌霄上人收了广尘子这第七个徒弟后,亲自设计了一套玄星法阵布于七峰顶巅,至今还是第一次动用,想不到翻掌间就被魔界大军给攻破了,让刚得知此事的钟道临和玄机子惊骇无比。钟道临呼出了一口热气,疑惑道:“那太虚凌霄上人他老人家呢?”“师祖还未出关呢!”一个颇为年轻的道人听钟道临问起,急忙答道,紧接着“凌霄阁”的那十六人也凑上来各自说明了所知道的情况,加上铁战在旁补充,这才让钟道临和玄机子知道了个大概。原来,十二日前的那个清晨,从九都河的西北方向突然飞来无数的妖鸟,顷刻间就扫荡了整个九华山的外围,凡是暴露在山间寺院或者道观中的生人,瞬间就被撕成了碎肉,紧接着,魔界十二星宫的宫主,带领着隐匿多时的四海凶邪围攻天柱峰。“凌霄阁”见魔界人马突然出现,大吃一惊,赶忙在七大山峰用法力布置北斗七星大阵,可这时候却不见了大弟子广寒子,连太虚凌霄上人最小的女弟子,也是他老人家关门弟子的紫辰微,同时都不见踪迹。缺少一星的北斗阵在魔界高手各类奇功绝艺的接连打击下,没撑过一上午就土崩瓦解了,紧跟着就是一面倒的屠杀。短短一个晚上的厮杀,至第二天清晨,“凌霄阁”这个六百年大派几乎无可用之兵,一天一夜的伤亡近于全军覆没,不得已才向正道发出求援令。随着几天来从八方赶来的正道之人不断增多,开始和魔界高手一寸一寸反复争夺着九华山上的地盘,而正道联盟守护的核心,自然是太虚凌霄上人闭关的天柱峰,那里的斗法也最为激烈。而万兽山庄的庄主铁炎烈,就是在三日前带领庄内众人和另一路赶来的正道人马,驰援被妖兽围困的“文殊洞”时被打散的,铁战的大哥铁文当场战死,二哥铁武重伤,如今生死不详。而十八个跟随铁炎烈习武的师兄弟,就只有穆天青跟随铁战活着跑了出来,其他人则不知所踪,加上刚才穆天青被妖鸟裂体惨死,万兽山庄的精锐,可以说是死伤过半了。

  新浪港股讯 5月19日消息,华为遭特朗普全面封杀,华为回应表示,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签发的《致员工的一封信》称,美国政府针对华为定制修改“直接产品规则”,是为了进一步打击华为的先进性,扼制公司的发展。困难时刻更需要全体员工坚定信心。华为概念股连续第二日走高,其中,瑞声科技大涨6.8%,通达集团涨逾4%,富智康涨逾3%,中国软件国际涨6%。

,,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